当前位置:金华慧聚力商业管理有限公司国学红楼梦中林黛玉连燕窝都吃不起?为何这么说?
红楼梦中林黛玉连燕窝都吃不起?为何这么说?
2022-11-27

林黛玉,中国古典名著《红楼梦》的女主角。今天趣历史小编给大家带来这篇文章,感兴趣的读者可以跟着小编一起看一看。

母亲贾敏死后,林黛玉第一次去外祖家,孤身一人,千里迢迢,舟车劳顿进了荣国府。一介孤女走这么远,本以为是走亲戚,谁料这一回的章回题目却是《荣国府收养林黛玉》。

“收养”,即是把监护权从林如海处,转到荣国府。小小年纪寄人篱下,按说是非常可怜了。但黛玉刚进荣国府,却并不低调。

王夫人的陪房周瑞家的送宫花,黛玉看到匣中“两支宫制堆纱、新巧的假花”,便问道:“还是单送我一个人的?还是别的姑娘们都有?”

得知别人都有了,原文写道:“黛玉再看一看,冷笑道:‘我就知道,别人不挑剩下的也不给我。替我道谢罢。’”

周瑞家的是王夫人眼前的红人儿,而王夫人不仅是荣国府的主人,还是现任管家人,黛玉如此冷嘲热讽,也是够霸道了。

黛玉在荣国府如此尊贵的地位,靠的是什么?第5回开头写道:“如今且说黛玉,自在荣府以来,贾母万般恋爱,寝室起居,一如宝玉。迎春、探春、惜春三个亲孙女到且靠后……”

这个细节里说,黛玉在荣国府地位超然,比贾家自家的女儿们更尊贵,甚至比肩贾母的大宝贝儿贾宝玉。

黛玉为何获得如此尊贵的地位?此处也说得很明白——“贾母的万般恋爱”,是贾母的喜好决定了黛玉受到的待遇。

初看这句话似乎说得通,但仔细忖度发现,这个理由是经不起推敲的。

贾母健在,黛玉为何吃不上一两燕窝?

从黛玉在荣国府的处境看,前期,她确实有点骄横:

在薛家黛玉随意揶揄宝玉的奶娘李嬷嬷:“这个妈妈吃了酒,又拿我们来醒脾了”,对前来送东西的小丫头佳蕙,随手就抓了两把钱赏人。

贾家自己的女孩探春,也是要靠月钱度日的,她想买个小玩意儿,都要攒很久钱才能托宝玉出去买。而黛玉一出手就是一把钱赏丫头,其豪横让人咂舌。

黛玉刚进荣国府,贾母看出她有不足之症,就问她在家时常吃什么药,黛玉的回答堪称炫富:“从会吃饮食时便吃药,到今未断……如今还是吃人参养荣丸。”

人参养荣丸自然是人参做的,人参这味药不仅非常昂贵,并且有钱都买不到好的,这点宝钗在第77回中说得很明白:“如今外头卖的人参,都没有好的。虽有一枝全的,他们也必截做两三段,镶嵌上芦须枝,掺匀了好卖……”

如此珍贵的人参,贾母连眨眼都不眨,即刻说道:“这正好,我这里正配丸药呢。叫他们多配一料就是了。”

黛玉地位更尊贵的地方,其实还不是吃人参养荣丸,而是在大观园建成后,黛玉直率地对宝玉道出想住潇湘馆,后来居然真的住进去了。

如果说这些都是因为贾母宠爱,才得如此,也说得过去,但第45回时,贾母身体尚且硬朗,黛玉却连一两燕窝都吃不上,还抱怨自己一无所有?

第45回,宝钗建议黛玉每天熬冰糖燕窝粥喝,黛玉说出的话让人辛酸:“虽然燕窝易得……你看这里这些人,因见老太太多疼了宝玉和凤丫头两个,他们尚且虎视眈眈,背地里言三语四的,何况于我?况我又不是他们这里正经主子,原是无依无靠,投奔了来的,他们已经多嫌着我了。如今我还不知进退,何苦叫他们咒我?”

黛玉从刚进荣国府时,事不平则发作的千金小姐,到这时“知进退”,连治病的一两燕窝都不敢吃,是为什么?

细算一笔账,贾母才是亏欠黛玉最多的那个人!

薛姨妈的精明:不沾荣国府一文半个的觉悟,贾母不懂?

黛玉为啥怕荣国府的下人多嫌?实际是她在荣国府的地位名不正言不顺。

从黛玉与荣国府的关系上说,她是被荣国府收养的,既然是收养,她的财产就应当入到荣国府,她就理应被荣国府抚养。

不过,黛玉进荣国府时,她有没有财产,有多少?没有个究竟的说法,实际就是一笔糊涂账。

后来林如海死了,贾母让贾琏带她奔丧,之后又带回了荣国府,贾琏究竟只带回了黛玉,还是连林家的家产也带回来了,没有一个说法。

不过贾家修成大观园后,元春命姊妹们及宝玉住进去,宝玉就问黛她想住哪?原文写道:“林黛玉正心里盘算这事……笑道:‘我心里想着潇湘馆好,爱那几竿竹子……’”

谁住哪处地方,按说该是元春、贾母、贾政等管家人的事,黛玉一个小丫头盘算什么?

实际仔细一分析就会发现,既然黛玉盘算,就是她有盘算的资格,她有资格挑选大观园的住房,那么她这个资格哪来的?自然林家给她的。

林家给黛玉的东西很多,比如清贵之家、五世列侯的根基,但笔者认为黛玉的资格不是来自这些,因为这些东西她直到后来她一直拥有,但却没有一直受到优待。

黛玉的这个资格,真实原因就是大观园是林家带来的钱盖起来的,因为之前荣国府的经济状况已经是冷子兴说的“消疏了”,没钱了,而元春封妃后,荣国府又大张旗鼓地盖起来这么奢华的园子,时间恰恰是在林如海死后,黛玉奔丧回来。

也只有这个原因,才让元春、贾政、贾母,包括王夫人对黛玉住大观园最好的房子潇湘馆达成一致意见。

也就是说,贾家确实用了黛玉的巨额财产,但却没有给黛玉一个说法。

贾母作为疼爱黛玉的外祖母,为啥不向外界说明黛玉的财产去向?因为不能说!

贾家的做法,实际就是吃绝户,这无论是从当时的律法还是名声上讲,都是不体面的。所以贾母即便花了黛玉的钱,却无法明说,黛玉在荣国府的经济状态,对外只能说是荣国府供养黛玉吃喝用度。

这就是为啥黛玉说:“我是一无所有,吃、穿、用度,一草一纸,皆是和他们家的姑娘一样。那起小人岂有不多嫌的?”

宝钗的经济自由:用了贾家的,还落个自由身。

所谓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,鉴于自己在荣国府的尴尬身份,黛玉越来越小心低调,能少说话少说话,连检抄大观园这种名誉受损的事,黛玉也是缄口不言,任人摆布。

长大后的黛玉反而羡慕宝钗:“你不过是亲戚的情分,白住了这里,一应大小事情,又不沾他们一文半个。要走就走了……”

宝钗和母亲薛姨妈在荣国府住着,天天吃喝在一起,实际并没少沾贾家的便宜,但人家薛姨妈刚进荣国府时就对王夫人明确表态:“一应日费供给,一概免却,方是处常之法。”

薛姨妈的做法,明晰了财产归属,权责分明:薛家在贾家住的时间再长,沾的光再多,明面上都是:薛家没有沾贾家一文半个,是亲戚的情分,想来就来,想走就走,没有牵连,所以在76回,眼见贾家败落,宝钗和宝琴抬起屁股就走人了,而黛玉却成了贾家手里的面团,想怎么捏怎么捏,最终“玉在匮中求善价”,成为贾家待价而沽的一件商品,为贾家求取富贵。

所以说到底,黛玉是被贾母给害了,付出了所有,却只有哑巴吃黄连——有苦还说不出。难怪黛玉的替身晴雯死时,喊了一夜的娘——但凡贾敏还活着,黛玉不知是怎样的金尊玉贵呢,何至于被害得连性命都不保?